肖磊:如果投资是认知的变现,我们应该如何认知区块链?

最近,讨论最多的事情,就是区块链这个技术,到底如何应用,对现实世界有什么样的进步意义,尤其是国内,可能问得最多的,是能给实体经济带来什么帮助。 其实这个逻辑可以反过来说,如果区块链这个技术,是解决信任问题的一种原始机制,符合动物群居或人类社会运行的最根本需求,那么它就是历史性和趋势性的,从而就要提出一个反向的问题,人类能为区块链做点什么,而不是区块链能为人类做点什么。 在区块链出现之前,可以说地球上最有效的组织是“公司”, 时至今日,“公司”为全球80%以上的人口提供工作机会,“公司”占全球经济力量的超过90%,“公司”创造了全球生产总值的超过90%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几百年来都是人在适应公司,而不是公司去适应人。 “公司”这个组织,在地球上出现,只有四百年的时间,但在这四百年的时间里,有了工业革命、信息革命等等。这个组织诞生至今,逐步解决了人们对物质、信息、交通等的需求,可以说全球大部分消费品,以及几乎所有的现代信息传输和交通工具,都是在有了“公司”之后才得到本质性改变的。